ST德豪(002005.CN)

ST德豪牛年“堕落记”:多位高管辞职 大股东所持股份多次被拍卖 上半年预亏1.3—1.8亿

时间:21-07-15 12:34    来源:和讯

高景气板块受资金追捧 下半年三大黄金赛道投资策略曝光 速看>>>

已经戴帽的德豪润达昨天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1-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0亿至-1.30亿,同比变动1.50%至28.86%。具体原因公司表示,首先是公司的小家电业务以出口为主,2021年上半年销售额同比略有小幅增长,但由于人民币升值美元汇率持续走低、原材料成本持续上升、人工成本攀升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产品毛利率同比下降;其次,公司LED相关业务关停后,尚未处理的相关资产仍需计提折旧及支付必要的维护费用致使公司亏损加大;此外,报告期内公司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000万元。

股票险些触发退市标准 上半年高管频频离职

曾经A股市场里的热门标的,如今却颓废到如此下场,股价只剩下不到2块钱,着实令人唏嘘。但所谓事有因果,没有因哪里会有果?翻开德豪润达的公告列表,从今年开始几乎都是坏消息。2021年迎接公司股东们的首先是一则关于公司股价低于1元的风险提示公告:2021年1月13日收盘价格低于1元,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4.2.1(四)条规定,将触及终止上市情形。

好在随后德豪润达股价出现一波拉升,勉强远离1块钱的“生死线”,算是暂时守住“上市公司”的名头。然而在经营和管理方面,德豪润达却几乎和上市公司不沾边,尤其是管理层方面,高管离职多次发生,甚至实控人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21年2月10日,德豪润达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涂崎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涂崎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2021年4月13日,公司公告称,董事会于2021年4月12日收到独立董事汤庆贵先生的辞呈。汤庆贵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辞职生效后汤庆贵先生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2021年4月29日,公告继续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21年4月27日收到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蒋孝安先生的《关于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的报告》。蒋孝安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该申请自送达董事会后生效,蒋孝安先生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后将继续担任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职务。

而到了2021年5月12日,德豪润达再次发布公告,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三位公司高管离职,分别为独立董事郝亚超,董事王冬雷,董事长王晟。

5月25日,公司又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到公司财务总监戢萍女士的《关于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的申请》。戢萍女士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戢萍女士辞去财务总监职务后将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6月17日,公司公告称,董事会于收到蒋孝安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蒋孝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其辞职申请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粗略统计,今年以来德豪润达有8位原高管相继辞去全部职务或部分职务。此外,今年2月公司还发布公告称,2017年公司启动定向增发项目,增发认购方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华鑫国际)要求芜湖德豪投资以及实控人王冬雷为信托本金及收益提供担保。为保证上市公司持续发展及定向增发的顺利实施,芜湖德豪投资及王冬雷与华鑫国际签署了相关协议。现芜湖德豪投资及王冬雷因对该次定向增发股票的认购方华鑫国际给予增信担保而引起的债务纠纷,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定向增发及质押式回购引发债务纠纷 实控人所持股票连续被拍卖

而上文所提及的债务纠纷,则源于德豪润达此前的定向增发项目。2017年10月16日,华鑫信托公司与德豪投资公司、王冬雷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鉴于1.华鑫信托公司拟设立105号信托计划,项下信托资金投资资管计划,105号信托计划期限为36个月(成立满12个月且信托财产全部变现后可提前终止)。华鑫信托公司将通过资管计划间接认购德豪润达公司标的股票,认购标的股票总金额最终以资管计划实际获配的金额为准(以下简称认购本金)。2.德豪投资公司系德豪润达公司的控股股东,王冬雷系德豪润达公司实际控制人(以下德豪投资公司及王冬雷统称为增信方),增信方为保障本次交易顺利完成,自愿就华鑫信托公司本次认购交易向华鑫信托公司的认购本金及收益部分提供增信。并且签署一系列约定,包括德豪投资公司自愿为华鑫信托公司实际认购本金及年化8.5%的收益提供保障,信托计划从资管计划中累计获得的年化收益率小于等于8.38%的,德豪投资公司应当采取现金补偿方式对华鑫信托公司进行收益保障。

此外双方还约定了补仓线和违约金等事项。而在随后的协议履行中,德豪润达股票收盘价低于了双对方约定的补仓线,对此德豪投资及王冬雷于2017年10月16日、2017年11月6日共计向华鑫信托公司105号信托计划信托专户支付了保证金61517496元,于2018年1月19日向华鑫信托公司追加质押股票1494万股,并于2018年7月16日向华鑫信托公司105号信托计划信托专户支付滞纳金255000元。但自2018年7月2日以后再未支付增强信托资金,亦未追加质押股票,因此欠下部分债务。故一审时法院判决:一,德豪投资公司、王冬雷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华鑫信托公司名下105号信托计划信托专户支付增强信托资金214939688.96元及违约金(截至2018年10月24日违约金金额为4442096.02元;自2018年10月25日起至2019年7月23日止,以221164145.04元为基数;自2019年7月24日起至2019年8月28日止,以219089326.35元为基数;自2019年8月29日起至款项实际支付完毕之日止,以214939688.96元为基数,均按日万分之三的标准计算);二、德豪投资公司、王冬雷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华鑫信托公司支付律师费207481.05元;三、德豪投资公司、王冬雷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华鑫信托公司支付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225606.24元。

<a href='/' target='_blank'>ST德豪</a>(<a href='/' target='_blank'>002005</a>)牛年“堕落记”:多位高管辞职 大股东所持股份多次被拍卖 上半年预亏1.3—1.8亿

而二审则维持原判。

ST德豪牛年“堕落记”:多位高管辞职 大股东所持股份多次被拍卖 上半年预亏1.3—1.8亿

而到了今年2月25日,已经被ST的德豪润达发布公告称,于2021年2月24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芜湖德豪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德豪投资”)通知:芜湖德豪投资通过查询阿里拍卖网站获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就华鑫信托与芜湖德豪投资关于证券交易合同纠纷(因增信担保而引起债务纠纷),在“阿里拍卖司法”(sf.taobao.com)发布了股权拍卖公告,将公开拍卖芜湖德豪投资持有的221,007,786股公司股票(占芜湖德 豪投资所持公司股份的 78.15%,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12.52%)。

3月30日,德豪润达公告称,上述股份拍卖已经完成,其中,91,709,854股和 54,862,985 股(共计 146,572,839 股)拍卖的竞得人为浙江乘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74,434,947股拍卖的竞得人为蚌埠鑫睿项目管理有限公司。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今年4月15日,德豪润达公告称,于2021年4月14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芜湖德豪投资有限公司通知:芜湖德豪投资通过查询阿里拍卖网站获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就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芜湖德豪投资、杨威关于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在“阿里拍卖·司法”(sf.taobao.com)发布了股权拍卖公告,将公开拍卖芜湖德豪投资持有的25,774,114股公司股票。

这次并非涉及华鑫信托,而是海通证券(600837,股吧),不过依旧免不了被拍卖的命运。

5月26日,德豪润达共搞成,上述拍卖已经结束,竞得人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浙江乘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而昨天,德豪润达因与华鑫信托产生债务纠纷导致的股份被拍卖再次发生。德豪润达公告称,于近日通过查询阿里拍 卖网站获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就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芜湖德豪投 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德豪投资”)、王冬雷关于证券交易合同纠纷,在“阿里拍卖司法”(sf.taobao.com)发布了股权拍卖公告,将公开拍卖芜湖德豪投资持有的36,000,000股公司股票,本次被司法拍卖的股份占芜湖德豪投资持有公司股份的100%(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下发的截至2021年7月9日的股东名册计算),占公司总股本的2.04%。

2018年重大事项未及时披露 虚增34.6亿利润

眼看自己的股份被一次次拍卖,这种滋味恐怕和钝刀割肉差不多,不过这也说明德豪润达在公司战略决策以及日常经营和管理上都存在严重问题,否则不会落得如此田地。例如今年4月7日,公司就收到了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其中写明:2018年12月10日,德豪润达召开总裁办公会,形成压缩芯片事业部规模、逐步关闭芯片工厂的决议。该决议形成后,公司即开始着手实施芜湖德豪润达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蚌埠三颐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蚌埠三颐)、大连德豪光电 科技有限公司芯片及封装工厂的减产闭厂工作。然而德豪润达未就该决议事项发布临时公告,也未在2018年年报中予以披露,导致2018年年报涉嫌存在重大遗漏。

此外,德豪润达少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910,586,411.77元,少计提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95,000,000.00元,未计提未决诉讼预计负债452,971,200.00元,合计虚增2018年度利润3,458,557,611.77元,导致2018年年报涉嫌虚假记载。

在上市公司信披监管极为严格的环境里,德豪润达还能视若无睹地瞒报重大事项,甚至大幅虚增利润,其堕落的决心和铤而走险的胆量也确实令人惊叹。

(文中图片源自:中国裁判文书网)

(责任编辑:孙谋 )

看全文